簡介:閆肖鋒多事之秋的2019年就要過去瞭。2019漢語盤點開始瞭。國傢語言資源監測與研究中心和人民網、騰訊等主流媒體的推薦,今年年度流行語是:“垃圾分類”拎得清,“減稅降費”已成行,追求“車厘子自由”,上班“996 …

閆肖鋒

盤點2019年十大流行語,“我太難瞭”應排首位

多事之秋的2019年就要過去瞭。2019漢語盤點開始瞭。國傢語言資源監測與研究中心和人民網、騰訊等主流媒體的推薦,今年年度流行語是:“垃圾分類”拎得清,“減稅降費”已成行,追求“車厘子自由”,上班“996”、下班“ICU”,還有就是生活“我太難瞭”!……嗯,我覺得“我太難瞭”應排首位。你呢?當然,關於十大網絡流行語,網民自有網民的排法。比如,“檸檬精”,有人說,“你們雙休啊,我一點也不羨慕,我就喜歡加班!”你會回:“呸呸呸,檸檬精!”還比如,“光想青年”,指光想著幹點啥,卻不付出實際行動的人。想法多,行動少,心裡幻想過一千遍自己會怎麼樣,卻總會因為拖延、懶惰、沒勇氣等借口。有想法,沒辦法。而“我太難瞭”則來自網絡某蔡幸娟死亡視頻主播,因某主播發佈“我太難瞭,最近我壓力很大”,說蔡幸娟逝世蔡幸娟出來瞭很多人的心聲,大傢都有感而發,成為年度流行語之一。

盤點2019年十大流行語,“我太難瞭”應排首位

我什麼推薦“我太難瞭”排首位?我是要引出整年中,職場對996工作制一直的聲討。今年,對我來說印象最深的是兩個現象:第一是首都新機場招不到年輕的農民工,視頻中某位老板說,4、5百元一天我在現場數票子都招不到人。第二個就是以90後員工為主體的職場人士集體討伐996工作制,馬雲說“996是福報”被痛批。好,盤點2019,就說說996工作制何以遭遇滑鐵盧。被譽為“996鬥士”的華為HR胡玲11月引發新一輪的抵制加班浪潮:加班對華為員工是傢常便飯,有些員工不得不每天工作13小時以獲得部門領導的認可。據披露,華為部門要求每個月加班不得低於80小時,100-120小時是常態,已經嚴重違反瞭勞動法中對於加班的規定。胡玲最終以離職而告終。為同事發聲,卻迎來自己的職場危機,值嗎?胡玲說,自己也抱著最好的希望,但顯然會失望的。以一個人的力量去挑戰強大的公司,可以說是沒有任何一點勝算。今後,料想胡玲也難在HR這個領域中找工作瞭。可大傢贊胡玲為“鬥士”。這是繼年初馬雲稱“996是福報”後又一次將這種工作模式推上風口浪尖。996工作制為什麼今年遭遇滑鐵盧?我簡短回答一下吧:因為90後成瞭職場主體,他們不認可瞭。中國的年輕人不願再加班瞭。領導們認清這一點非常重要。這預示什麼?預示中國模式最核心的競爭力正在衰退。年輕人不幹瞭。這在我看來是比毛衣戰更大的轉折。

盤點2019年十大流行語,“我太難瞭”應排首位

我是華為傳播顧問,深知“奮鬥者文化”是華為的品牌精髓。還是在8、9年前吧,有一次華為的一位70後主管對我說,現在的90後不好管,你跟他說加班,他會反問“你經過我同意瞭嗎?人傢另有安排呢!”該主管擔心,華為的加班文化在新世代身上難以為繼。現在看,果然應驗瞭。經濟學上有一個劉易斯拐點,說的是人口紅利將盡,經濟發展後續乏力。我覺得還有一個心理上的劉易斯拐點,就是人們的期望和權利意識超出瞭現實的承載能力。996被批判,就是這個拐點到來的標志。所謂中國模式的優勢因此終結。現在,一個以加班文化為常態、以奮鬥者精神為標桿的企業也遭遇抵制,現在連華為加班文化也難以為繼瞭,可想而知中國其他企業將如何面對。當然有加班就應該有加班費,有加班有奮鬥就會有期權啊,這是對等的。問題不是出在這裡,問題是出在瞭,即便是有加班費,即便是有期權,90後往後的的職場新人們也不幹瞭。馬雲不是說“996是福報”嗎?這福報您自己去報吧。我認為這才是2019年職場真正的拐點,也是中國發展模式的真正的拐點,就是人們的權益意識還有期望值超出瞭企業現實的狀況,國傢的國情。而在企業老板或者是單位領導則認為,你們的期望值遠遠高過瞭你們的能力即所謂高不攀低不就,現在的員工越來越難管瞭。上一次在法國旅行正趕上瞭盧浮宮的員工罷工。結果那次很多景點都沒有去成。據導遊說,在法國,誰要是加班誰的車輪胎可能被紮。今年的一部奧巴馬當制片的紀錄片《美國工廠》揭示瞭一個道理,就是美國的工人生產率比中國的工人要低,而工資卻比中國同等崗位要高出7、8倍。這憑什麼呀?片中有個細節,就是老板每天晨練訓話,這在中國企業很稀松平常的事,在美國工廠就是執行不瞭。問題是我們現在職場新人的期望值和權利意識已經和西方接軌瞭。哦,拜全球化所賜,拜互聯網所賜,同一個地球、同一個夢想!員工的權利意識與西方發達國傢接軌瞭,而我們的企業還不能接軌,因為一接軌就沒有競爭力瞭。這才是困局所在!有網友稱,華為加班給錢的,很多都是自己主動加班,因為人傢工資高嘛。不然怎麼會曝出華為年薪人均80萬?還有人評論說,中國要想快速崛起,年輕人必須恢復我們父輩當年的艱苦奮鬥精神。朝九晚五,貪圖安逸,不願奉獻,隻想索取,是無法超越歐美引領世界的。996正是科技界向這個方向努力的一個勇敢嘗試,以期重新激起年輕人的熱情,抵消甚至超過正在消失的人口紅利。華為為什麼能做大做強走向世界,看看他們員工的奮鬥精神和拼命工作小調歌後的模式就知道瞭。什麼是“擼起袖子加油幹”?要是全國人民都像華為這樣幹,還怕不能崛起引領世界嗎?!以上言辭從領導者和上輩人角度蠻有道理。但請明白,新一代員工不再像他們父輩那樣艱苦奮鬥瞭,他們父母沒有一分錢獎金也毫無怨言。但到他們這一代就不行瞭,他們的權利意識與西方福利國傢是同步的。不錯,90後員工會為自己感興趣的事加班加點。什麼是自己感興趣的事?自己的項目,高薪高獎金,或者股權。要知道,部門主管往往是年薪制,而員工則是掙加班費。知道區別瞭嗎?人性的本質就是懶惰甚至不勞而獲。人性的另一個本質是為成功而不惜一切代價。兩者都是人性真實的一面,隻是現在的90後更會讓天平向有利於個體的一面傾斜罷瞭。一句話,他們不好擺弄瞭。在此,我要做三點分享:第一,中國的企業仍然有競爭力,中國的員工也仍然有競爭力,相對於他們的西方同類或者是同等崗位而言,中國企業模式仍然是有競爭力的。即同樣的90後員工雖然嚷嚷著“佛系”“我太難瞭”,雖然也抱怨996,但是他們比西方的90後要肯幹能幹多瞭,這一點不能否認。我們缺的是在新形勢下、在尊重新《勞動法》的基礎上,磨合出新的勞動契約來。第二,我們員工的權利意識已經大大超出瞭現在老板們的期望以及企業的承受能力。這怎麼辦?“我太難瞭”,其實這更是企業老板的心聲!員工難,老板更難。大傢都沒有瞭奮鬥精神嗎?不是的,假如你是谷歌,假如你是特斯拉,假如你是蘋果,員工和老板一樣會和你一起去奮鬥。問題是,你得是那樣的偉大企業。這也是中國企業的集體焦慮,就是怎麼樣升級為高端制造業和現代服務業,打造全球品牌,讓我們賺全球人的錢。企業好瞭,員工就好瞭。所以,這就倒逼中國的企業要升級,升級品牌,升級工作方式。什麼時候這樣的願景完成瞭,那真的是中華民族崛起瞭。第三,也是和上面那個問題緊密相關的,為什麼我們沒有百年企業、基業常青的企業願景?要保障我們企業的私有產權,保障我們企業傢的權益。這一點,在排序上要比保障員工權益更重要。沒有企業,哪有員工?我們必須明白一個道理,隻有當企業有長遠願景瞭,我們的員工才會有長遠的願景,才不會去計較一時的996,他們會為瞭這個長遠的願景甘願加班的。回到“我太難瞭”這句流行語,其實,哪年蔡幸娟報導都難,去年有“共度時艱”,有“感覺身體被掏空”,前年還有“葛優癱”呢。今年,最感人的新聞之一,就是“女子連續加班1個月地鐵內崩潰大哭:回傢哭怕嚇到女兒”。故事發生在湖北武漢,一女子坐在地鐵站過道內,工作人員陳晨發現後上前詢問,但女子一言不發,工作人員說:“想安慰她,摸瞭一下她的頭,她突然抱著我崩潰大哭”。哪年都難。2019年難,2020年會更難。我們期盼現在難,能換來未來會更好。所以,我們一邊說一聲“我太難瞭”,一邊還要砥礪前行。不是嗎?

盤點2019年十大流行語,“我太難瞭”應排首位

最後修改日期: 2019 年 12 月 2 日

作者

留言

撰寫回覆或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